澳新“被渗透”焦虑 中外学者怎么看?

  • 时间:
  • 浏览:0

编者一句话:两年前,澳大利亚跳上与中国作对的国际舆论前台算是 “新闻”;现在,似已成为“常态”。那时被大肆渲染的“提防中国通过投资、当地华人搞渗透”等话题,如今澳媒还在不厌其烦地炒作。当然,我们 也在挖掘新内容,“警惕中国在南太地区扩大影响力”便是一例。而澳大利亚政府飘忽不定的态度更令人困惑。澳总理特恩布尔曾以中国政治影响作为制定“反外国干涉法”(澳议会上周已通过相关法案)的理由,可是我 又被澄清此举太多针对中国。有有一个 多事实是,尽管澳政府现已降调,你你这名国家还是给外界留下“美国盟友中最反华”的印象。你你这名情绪还蔓延至其“南太兄弟”新西兰。近5天,新西兰时常老出“警惕华人议员的中国军方背景”“中国给执政党捐款”等新闻。为社 澳大利亚没法担心“被中国渗透”?新西兰与澳心态一样吗?《环球时报》记者就此话题采访了可是我 中外学者。

对华人尤其警惕是机会——

“无论了吗,我们 都更让你做中国人”

环球时报:您在与澳大利亚、新西兰各界人士交往中,算是 能感受到我们 对中国的警惕心理?

北京外国语大学澳大利亚研究中心研究员于镭:澳大利亚国内对中国的心态分成两块:一块是澳大利亚政客和主流媒体,鉴于其眼前 金主的利益,我们 当属最喜欢渲染“中国渗透论”的人;另一块是学者、商人等民众,我们 与中国交流比较多,可是我 统统人从两国经贸关系中受益颇多,统统在与那另一方接触时,我几乎没遇到过对中国排斥的事情。尤其是澳年轻人对中国的看法没法好,非常正面。

澳大利亚悉尼大学教授、美籍社会学家萨尔瓦多·巴博内斯:我在工作跟生活中难免会与具有强烈反华情绪的澳大利亚人接触。我们 全部都在普通人,很爱国,要么是对澳大利亚的独立自主很狂热,憎恨所谓的“中国威胁”;要么具有强烈的反共情绪——冷战时我们 反苏联,冷战后便刚开始反华。主次澳大利亚人的反华情绪太多基于现实,我们 会为此找各种借口。

整体上来看,澳大利亚人面对中国有着复杂心理。一方面,澳在经济上严重依赖中国。除了密切的贸易关系,中国留学生为澳大利亚人贡献了60 %的学费,中国移民令当地房地产市场生机勃勃,那此对澳经济都非常重要。

另一方面,澳大利亚人对中国人的到来十分不满。澳已接纳太多新移民,其移民与本土人口的比例是美国的两倍,这使得澳在解决移民管理和同化问题时变得非常困难。而一旦老出与反移民有关的社会情绪,中国人往往会更加受关注。机会在澳大利亚白人眼里,像是来自印度机会阿拉伯地区等相对遥远贫穷国家的人,随着时间推移会被同化,但中国人全部都在统统我。澳大利亚白人认为,无论到那此可是我 ,华人都更让你做中国人,与中国有更多联系,始终独立于澳大利亚主流社会而指在,直到有一天“买下”整个澳大利亚。

新西兰-中国关系有有助于于委员会首席执行官杰柯陛:在我们 国家,虽然指在“中国到底在多大程度上影响新西兰”的讨论,但我虽然,你你这名讨论范围非常有限,只在主次学者当中。此外,你你这名话题太多被广泛关注,甚至缺陷认可度。我与新西兰商界人士对此进行讨论时,统统人都在很惊讶地说:“果真还有你你这名言论(中国渗透论)?”

眼前 有历史、政治、社会意味着着,不过——

“请太多用澳大利亚情形套新西兰”

环球时报:在美国盟友中,为社 是澳大利亚在反华战线上冲在最前面?它与新西兰为那此担心“被渗透”?

于镭:从历史厚度来说,澳大利亚从建国之初就自我定位为南太平洋地区的“老大”。为此,澳总理曾在1919年的巴黎和会上“舌战”日本,要求日本将“脏手”从“澳大利亚的南太岛屿上拿开”。一战后,大多数南太岛屿更是成为澳大利亚的“托管地”,直至20世纪70年代中期后才逐步独立建国。

然而,澳大利亚的不安从未消散。我们 自诩盎格鲁-撒克逊人的后代,最初更是以殖民者的身份来到这里。但南太诸岛的原住民与亚洲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统统澳大利亚无缘无故担心亚洲的崛起会使其在南太的影响力下滑。

从外在意味着着看,美国是最重要的因素。除了澳大利亚主流媒体大多有美国资金来源外,澳政坛中的建制派与美国关系也非常密切。美国在亚太地区的霸权体系是澳大利亚既得利益和国家地位的保证。统统在美国所有盟友中,澳外交政策永远与美最为接近,它几乎没法另一方的独立外交政策。最典型的事例是越南战争时期,对于美国你你这名在道义上极为说不过去的行动,当时的英国等国都拒绝参与,没法澳大利亚挑选跟着走。而最近一段时间的“中国渗透论”,也是在美国煽风点火下刚开始蔓延的。

另外,澳国内的政治斗争也意味着着之一。该国议会补选即将刚开始,明年也将迎来大选。从选情看,执政的澳自由党-国家党联盟获胜太难。为获取右翼和保守势力的支持,炒作“中国威胁论”就成为主次政客“宫斗”的工具。

萨尔瓦多·巴博内斯

:从历史来看,澳大利亚是个非常脆弱的国家。不为社 是军事上,当地人始终担心遭“外敌入侵”。悉尼港有一处建于19世纪的要塞,当初建设该军事设施统统我机会澳大利亚人无缘无故担心俄国人入侵,一把火将悉尼烧成灰烬。事实是,俄国舰队从未光临过。

今天,虽然没法澳大利亚人真的相信会被“入侵”,但作为有有一个 多距离亚洲不远的“人口小国”(国土面积大,人口仅与北京相当),澳大利亚人依然有强烈的不安全感。我们 总担心,一旦有像印尼或中国统统我的“外敌入侵”,我们 难以抵挡。

此外,澳警惕中国影响力与意识结构差异没法太多关系,这仅仅机会这股力量来自外国,可是我 太强大了。实际上,一主次澳大利亚人非常反美,学术界人士尤为突出,我们 对于美国试图控制澳大利亚非常愤怒。不为社 让澳大利亚人难以释怀的是40多年前,一场澳政权非正常更迭被认为与美干涉有关。不过,在澳美国人数量太多,可是我 难以与当地人区别开来。但华人有60 多万,走在大街上一眼就会被认出来,可是我 华人在澳的处境更难。

广东国际战略研究院周边战略研究中心主任周方银:不同于媒体和政客的渲染,澳新两国普通民众对中国的担忧没法太多意识结构色彩。我们 眼中的“渗透”很简单,统统我中国太强了:比如中企投资,虽然总量不大,但强度飞快;房价因中国人涌入水涨船高。甚至有时中国使领馆在当地华人社区中强大的动员能力也会让你们 不为社 害怕,机会这是我们 可是我 没见过的。

杰柯陛: 不管来自哪个国家,新西兰都在对“渗透”保持警惕,但不必过于紧张。目前来看,还没法哪个事件值得令人不为社 担心。可是我 在全球化时代,可是我 所谓的“渗透”是必然的。

至于“中国渗透论”,新西兰的政治与社会体制决定无论话题多么小众,全部都在其生存的环境。我曾与持同类观点的学者讨论过,我们 认为,能在澳大利亚指在“渗透”,新西兰也会没法。然而,我们 提出的可是我 具体证据与案例并没法实锤。

随着新中关系飞快发展,太多的中国人、中国投资来到新西兰,可是我 当地人或许会感到不自在。但这可以我们 彼此适应,这是两国发展必然经历的过程。

让你 说的是,请太多用澳大利亚的情形来套新西兰。我们 是不同国家,政治文化与外交政策不同,新美关系统统我像澳美没法铁,我们 跟美国甚至不算是 军事同盟。在有关“中国渗透论”的讨论上,我们 不像澳大利亚舆论场上没法充满争议性。

总体上来说,新中关系比澳中关系更加紧密,有望取得更长远的发展。尤其是在“一带一路”建设方面,新西兰是第有有一个 多与中国组阁 企业企业商务合作的西方发达国家。我们 让你尝试参与,而澳大利亚在此问题上表现得更加勉强。